当前位置:梅高美娱乐场 > 影视资讯 > 我知道她想说的是其实是花姐眼中的未来

我知道她想说的是其实是花姐眼中的未来

文章作者:影视资讯 上传时间:2019-09-21

    那天跟好朋友在微博上探讨问题,她转载了一篇关于春运的微博,我回复到"等你我这拨人慢慢变老。希望看到祖国真的繁荣昌盛,壮美到没有人再愿意背井离乡,春运作为历史名词载入史册"... 朋友回复到地球都毁灭了,我又回复到那咱就争取活得久一些,看看是张麻子的未来还是黄四郎眼中的未来。 朋友说,其实是小凤仙眼中的未来。我知道她想说的是其实是花姐眼中的未来。

 

       有天晚饭之前,老爸推荐我看广东卫视财经郎眼的视频,看了几眼,关于最低工资,关于大国论,关于保障性住房,几位嘉宾讲的很好,就好比中国足球,其实中国并不缺搞好跟踢好的人,如何凝聚力量,如何最大程度的摒弃贪恋痴嗔,才是一种更为彻底的人文升华与黎民福音,否则就好比一群在火葬场里、重病病房中对人生大彻大悟的人第二天一觉醒来继续尔虞我诈虚度光阴唧唧喔喔气急败坏一样。你比如这些好节目的播放平台以及播放时间,广度一样。当然也赞许新闻联播以及CCAV的新闻频道等的存在价值。何为新闻,闻,嗅觉,新的嗅觉,同时也热切期盼有朝一日更广大的人民群众真的都能够过得上新闻联播里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在春运期间排队买到回家票或者是顺利通过摇号获得保障性住房之后说出的幸运,幸运,幸福,差一字,差很多。

 

       在朋友家看电视,偶然间看到电视里的CCAV-3播放的我要上春晚,很喜欢董卿,一年到头的也真怪辛苦的,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逛街,去看电影,去大自然里拥抱下新鲜空气。你看我这心操的,就如同CCAV国际频道里有天题为“在台北,攒钱32年,才能买起一套住房,真有那么贵吗?”听闻深圳民工艺术团以及西单女孩,旭日阳刚上春晚的消息,我曾经在QQ签名里说到我不会看任何电视台的春晚,当然,也可能只是说说而已。节目最后当难忘今宵的旋律再次响起,李谷一老师唱到“共祝愿,祖国好,祖国好”的时候我的泪腺又几乎坍塌,倒不是说我的眼泪值钱,我的快乐与悲伤其实都是渺小的,但是能够使我感到感动及伤怀的那些人或者事物他们是伟大的,是不朽的,哪怕只是几瞬间,我深深的表示感谢,共祝愿,祖国好,祖国好。

 

        虽然尚未而立但是较绝大多数同龄人甚至大于我些许的同胞同类来讲,我还是去过更多的地方,经过更多的人和事情,倒不是说更成熟,很多事情只是相对的,我也只能偶然间想起一些事情和人,只因生活仍将继续,长时间保有一种情绪会死人的,圆滑贯通是一种智慧,就好比中国文艺的主持人问萨顶顶关于艺术人士商业化的时候,萨顶顶的回答一样,有时候,此时此刻,也许只是一种导体,是一种介质,是有益于时代发展人文进步哪怕一些人一批人为此付出了财产的损失生命的创痛。历史必然,总会有坐不到凳子的人。

 

         南方持续冰雪天气,道路凝冻结冰,春运期间的交通事物率递增,回家过年的人们命丧黄泉,他们的心灵会得到安息吗?我也忽然想起了那年在广东,东莞回广州的广园快速路上,那天下了很大的雾,我强打起精神坐到副驾驶上,强打起精神,摇下车挡风玻璃,制止了司机师傅几次三番的有可能撞到路障上的驾驶方向。有时候真的像窦唯先生说的那样,有时候真的不确定自己到底是生活在现实中,还是梦中。只要不醒过来,那就不是梦吧。罗大佑那年在北京的个人演唱会围炉夜话中说,好的音乐,就是当那个旋律响起,人们就仿佛回到当时的那个情境中去了,凭吊青春,感恩岁月。最近一年多来,我是照片控,美利坚国度里不是有句名言嘛,翻译过来的话,就是,一幅好照片,更胜千言万语。

 

         我不知道我所热爱的城市终将走向何方,就好比一个国家一样,也只是一个五年计划接着又一个五年计划的,记得那天去朋友家做客,聊到股票,他说赔了较多,我说那你赶紧抛了啊,他说宁愿被套牢,抛了再进来就不一定是这个价位了,想想不无道理,我们的世界也一样,世界灭亡或者说一直人跟事物的幻灭是很可怕,但是对这种事物或者人的厌恶与畏惧往往却更为可怕。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乌兹别克斯坦最终进入了卡塔尔亚洲杯的四强,昨天看央五转播韩国与伊朗的球转播到补时上半场的时候CNTV里的央五信号忽然中断了一会儿,也叫我换了一种思路审视问题,其实我挺讨厌当场的解说员的,絮絮叨叨婆婆妈妈但是真当这种存在消失,取之而来的也不一定是最佳,我在新浪微博里的昵称叫回鹅城,之前叫过很多名字:春熙的密渡桥路口,水边的爱沙尼亚,可否伸出双手。我想会叫回鹅城这个名字相对长一点的时间,头像是大敦煌的月泉晓彻。

 

       听说让子弹飞要投拍续集了,先拍3,再拍2,跟无间道系列一样,但是即使不拍续集,也不失为一部经典,发人深省,给人激励的电影,但是很多事情若不能深究,拍与不拍其实也不是一个矛盾。没有你,对我很重要。让子弹飞的插曲除了久石让先生的,较为印象深刻也是耳熟能详的是弘一法师李叔同的送别。很好,非常好,80年代中后期90年代的歌曲被称之为老歌,更多的是经典老歌,当时的中国也怎么能不说是从鹅城去康城的路上,那些歌曲就好比路上的风景里吧,只可惜,那个年代或对或错,我们都回不去了,歌曲中的旋律与歌词总是那么轻易的就能够打动人心,如果说那个年代的歌曲每三五首就能够出一首经典的话,现在的歌曲每三五十甚至三五百首也很难出好歌了,更别说是经典。郭德纲先生曾说过现在的相声模式已经走向误区了,祖先传下来的传统段子已经不多了,而且还在如同稀有动物一样分分钟递减,例如弘一法师之类在业界领域的伟大影响,好的人文价值,好的心得体会,传统的美德,技术,情怀,绝不会是因为某某广场开始矗立起了的孔子像就会分分钟递减般的分分钟回归,但是希望是朝着那个好的方向进行,哪怕是破旧不堪患得患失的康城,哪怕是车上坐的指挥的花姐,哪怕黄四郎真的死灰复燃,哪怕张麻子真的没有跟着他们去康城,可那毕竟是不在康城,就在通往康城的路上啊。无间道系列的电影也伴随着我走过了七八个年头了,也衷心希望让子弹飞系列取得应有的成功,我知道有一天,经典终究会成为永恒,时间因你而在,也就没有对错。

本文由梅高美娱乐场发布于影视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知道她想说的是其实是花姐眼中的未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