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梅高美娱乐场 > 娱乐场概况 > 其实我原本是写在提问栏的

其实我原本是写在提问栏的

文章作者:娱乐场概况 上传时间:2019-09-22

其实我原本是写在提问栏的,但写了一大堆只能放在影评里了。感觉这段对话虽然不长,但却很有意思。

Gabe和Zach的前半段对话大致如下:
G:So...(那么。。。)
Z:So?(那么?)
G:Why didn't you tell me?(你为什么没告诉我?)
Z:Tell you what?(告诉你什么?)
G:I don't care,at all.(我不介意,一点也不)
Z:I don't know what you're talking about.(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G:Have you..have you always known?(你一直。。。都知道吗?)
Z:Seriously dude.(说真的,伙计→我理解其实是“说真的,别说了好吗,伙计”,感觉上是Zach想制止Gabe别再继续这个话题)
G:OK.(好)
G:In fact it's my brother who's totally wierd.(其实是我老哥怪的离谱)
Z:I know.(我知道)
G:No,like...really really fucking wierd.(不,就是。。。很怪很怪的那种)
Z:Alright,I got it,I'm sorry.(好了,我懂了,对不起)
G:Don't be sorry.(别说对不起)
Z:Don't tell anyone,OK?(别告诉别人好吗)
G:OK.(好)

关于上面这段话我有几个问题:
1、Gabe问Zach为什么没告诉他并且表示自己完全不介意,这里说的是Zach没告诉他自己是同性恋的事,还是跟他老哥在一起的事?
2、Gabe说其实是我老哥怪得离谱,这里Gabe言下之意是什么?
3、Zach听到Gabe说Shaun很怪之后,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自己的理解是这样:
G问Z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同性恋的事,Z装傻,G又问你是一直知道自己是同性恋吗?Z这时候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说了句“Seriously dude”。G感觉到Z的抵触情绪所以收敛了一下,然后转换方式继续这个话题:其实我哥才是怪的离谱。这里我觉得G是想告诉Z,他不仅知道了Z是同性恋也知道了Z和S的事(他不是要戳穿什么,从前后剧情看,他只是想尽办法让Z知道他真的不介意所有这一切,并且想通过这种含蓄的说法继续话题)。
但是Z仍然不想坦白,他继续装糊涂说:我知道。这个“我知道”是对G抛出的“it's my brother who's totally wierd”这句话刻意做了一个浅层理解所做的回答,他仍然不想坦白自己是同性恋并与S相恋,所以把“是我老哥怪得离谱”的潜台词当做“我哥其实是个同性恋”去进行了回答,表示自己知道S是同性恋,完全把自己放在了局外人的角度。
结果G还不满意,继续说他哥是很怪很怪的那种,Z这时候说我懂了,对不起,这个对不起其实仍然是把自己放在局外人的角度在作答,意思是:我知道了,你哥是同性恋,关于这一点真的很遗憾(抱歉)。然后G说:别觉得遗憾(抱歉),G这里的潜台词还是希望Z明白他根本不介意自己哥哥和Z是同性恋并且相爱的事实。
其实关于Z和S是同性恋并且相爱的事,G和Z在对话时双方心知肚明,只是Z不想坦白,但Z也清楚G其实什么都知道,但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认同自己的新身份,更不知道怎么以新身份去面对老友。
所以发生了接下来的话:Z说别告诉别人好吗?G说好。其实这一句就等于否定了之前自己所有的装傻,等于正面回应了G:是的,我是同性恋,是的,我跟你哥交往了,但你别跟别人说。
G见到Z终于肯吐口了,所以更肆无忌惮了(对话我在前面没打出来):你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啊,他们口活儿是不是很好啊,门口那个男的是不是很性感啊,这种口无遮拦的话就都问出来了。G真的是个好朋友,他想让Z对他敞开心扉像从前一样去畅谈,只是从前聊你如何把妹,现在聊你如何把汉子罢了。G可是个直男啊,虽然身为直男但是完全不介意去聊Gay的话题,这就是G想传达给Z的。但是Z此刻心乱如麻郁闷至极,所以没给G好脸色。

接下来的一段对话我也没有打出来,但也有疑问,总觉得我看的版本翻译的不是很准确。我理解大致是G说你昨晚本可以睡在我家啊,然后说“It dosn't have to change things"(不必为了那件事而改变什么,意思是哪怕你是同性恋你也可以像从前一样睡我家啊),然后Z很不屑的说:不必改变,是,你说得对。我理解这里Z的反应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和SG两兄弟的家庭环境迥异,他觉得SG这种生活无忧的公子哥不能理解他所处的艰难困境,所以他觉得G说不必改变什么这话来的太轻易,因为他们活得太容易了,就像之前他在车里跟S争吵时说的话是一个道理。
然后G说:在Shaun这件事之前,你对我都是无话不谈的,这对我来说也不轻松。结果Z给了他完全一样的不屑回应:啊是啊,对你来说也不轻松(实际上心里仍然是觉得G站着说话不腰疼)。
G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让Z明白,不管你是不是同性恋,不管你跟我哥发生了什么,咱俩永远是可以交心的哥们儿。但看到前面的功夫都没收到预期效果,G只有在临别时很明确的告诉Z:我们还是兄弟。

其实G是个很好的人,只是他的性格张扬、直接,他已经尽可能的收敛和含蓄,但对于此刻的Z来说仍然无法适应。

我英文不是很好,也怕自己从一开始就想错了所以顺着都想错了,所以想听听别人的意见。

本文由梅高美娱乐场发布于娱乐场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其实我原本是写在提问栏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