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梅高美娱乐场 > 关于我们 > 电影都没有告诉观众

电影都没有告诉观众

文章作者:关于我们 上传时间:2019-09-18

虽然戏称国庆档影片都是一帮瘫子,但《二次曝光》票房过亿也不会让人意外(最终成绩应该是一亿出头)。对比拥有三张演员王牌却几乎没有宣传攻势的《危险关系》,范冰冰依然表现得很是拼命,她把《二次曝光》当成了时装周个人秀来忙活。就说几部电影都跑去《中国好声音》站台打广告,那晚上,范冰冰的表现就把《太极》和《铜雀台》给拉下马了。至于找选手来唱电影主题曲,那也是迅速启动。从宣传文稿到广告成品,《二次曝光》的表现都相当强势。 然而,无论《二次曝光》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有人惊呼起文艺片过亿,在我看来,《二次曝光》却是一部不合格的片子。显然,我不想去重复论证:一部电影票房好不等于它质量好,二者并无绝对的联系。《二次曝光》坏就坏在它的剧本故事上,且不管先前传出的抄袭之说,主创还声称要看上两遍,事实上,方励和李玉打磨的剧本根本就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复杂。而且恰恰相反,《二次曝光》的故事用一句话或者三个字就能讲完。 电影试图去模仿《黑天鹅》跟《禁闭岛》,可是,一个悬疑惊悚题材、一名精神分裂患者,他们都要符合一定的逻辑,与现实背景和环境空间能有所参照,在镜头语言或者氛围色调上有所区别展示,这样的故事才耐看,同时能站得住。很可惜,我在《二次曝光》完全看不到这些。以范冰冰饰演的宋其为例,她一口气凭空想象出来不下五个人物,构建了一个混沌、荒诞的世界,与现实杂糅一块,没有缘由。无论怎么去对号入座,这些人都无法从她的人生阴影中得到解释。因此,就像宋其塑造出来的另一个自我也是极度虚假,就为了个爱情要死要活。 换句话说,《二次曝光》的非现实世界完全是肆意的拼贴想象,没有经过严密铺垫和精心修饰,这也导致了观者思维的严重混乱。一个神经病可以乱想,但是,如果创作者也用精神病人的想象方式去拼贴,编玩故事,那电影本身也只能是胡言乱语。开场的镜子就告诉观众宋其是神经病,需要面对另一自我,但那些水呢,《禁闭岛》里的水是有来历的,《二次曝光》的水就变成了MV。至于烦躁起来剪指甲什么的,大概也是搬自《黑天鹅》罢。又好比出现在宋其家中的诡异画作,毫无交代,不仅突兀更是堆砌。由始至终,电影都没有告诉观众,宋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的痛苦到底源自哪里。除了发神经,她的正常生活又是怎样。如果胡编乱造的童年阴影能成为精神分裂和多重人格的直接诱因,那么,《二次曝光》确实太高估观众的想象力了。 到了半程时候,编导还自作聪明,仿佛帮观众揭开了一个天大谜题,看范冰冰抓地挠墙,各种发疯。之后,电影旋即进入莫名其妙的寻找之旅,警察帮宋其寻找原因,答案居然写在一部日记上,可见编剧偷懒或者无能到什么程度。电影结尾,主人公在海边看到了海市蜃楼。有人又跳出来做高明解释了,那好像说明整部电影都是虚幻想象,这是一个开放结局。话说,幼稚园的孩童都知道海市蜃楼是虚幻,因为这一场景就推翻之前所有的故事,那不是很扯淡的说法么?要想推翻一切,当年《黑楼孤魂》都比它有趣多了。 从《苹果》、《观音山》到《二次曝光》,莫名其妙的,摇来晃去成了李玉作品的风格标签。她用同一种镜头理念拍摄了现实主义、青春残酷以及惊悚悬念题材,里头的荒谬意味,可想而知。更不说那几欲贴到范冰冰脸上的大特写了,前前后后用那么多,真要把她拍成人鬼不分么……透过《二次曝光》可以看出,我们的导演编剧有想法是好事,可没有能力和见识往往是常事。不说你得找一个扎实的本子,做足调查研究,单说用摇来晃去的镜头来拍一部悬疑片(事实上也并不悬疑),用沉溺于爱情的女性来肢解故事,再用文艺腔加MV画面来缝合故事,无论如何,我都是接受无能的。 有人说,不管怎样,《二次曝光》也是一次大胆尝试,前所未有。面对这样的“高论”,我只想借机推荐,那《十二星座离奇事件》一定正合他们的口味。这个国庆档,《铜雀台》是一部应该出现在十年前的古装大片,《太极》可能有创意但绝对没有实力,《危险关系》被拿掉看点,徒留一段既老套又无聊的男女关系。一伙人扎堆上片,原本是想做大市场,结果实力不济,显然都没能分到更多的蛋糕。这些院线片,甭看上映前吆喝叫好满世界跳,一经检验纷纷原形败露。人人都说市场好,但是不见好片跑,否则也不会闹出《搜索》当国家代表去申奥了。真这样来看,也许市场繁荣只是假象,前方真是一片海市蜃楼。【南都周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卫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梅高美娱乐场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影都没有告诉观众

关键词: